关闭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自动登录(30天内) 忘记密码?

用第三方账号直接登录

微博账号登录 QQ账号登陆

关闭

找回密码

关闭

邮件订阅

当前位置:网赢天下网>案例>

杭州开了几家好看的数码店,它们的设计者如何看待零售空间设计?

2017-10-11 14:58来源:好奇心日报0

      大疆无人机、扫地机器人、平衡车、家用摄像机、指尖陀螺...紧邻杭州城西银泰城星巴克的 ChicBus 奇客巴士囊括了1000多种时下流行的新鲜玩意儿,从电动牙刷、充电宝到钢铁侠模型、外星人电脑一应俱全,它们全都被拆开包装,依次陈列在店内原木设计的柜台和阶梯上,供人把玩。






      开业时间不足一年,专做智能硬件产品线下体验的奇客巴士店内常见的是人头攒动的情景:喜爱科技的年轻人可以在这里获得最新科技产品的上手体验,无意路过的人,也可以来店内的“请喝茶”喝上一杯。
    
      这家店占据了银泰城一角,从负一楼到二楼整三层的店面都被大面积的玻璃包裹,远远地可以看到店内暖黄色的灯光和原木货架,它没有数码店强调的那种“科技感”,反倒是给人一种亲和的感觉。
 


 
      在奇客巴士创始人李晓鹏的眼里,奇客巴士是一家高“颜值”的黑科技集合店。它在开了第一家城西银泰店之后,在今年6月,又在城西银泰负一楼开了一家36平米的奇客巴士·驿。此外,它还入驻了杭州滨江龙湖天街以及西湖边的In77。每一家奇客巴士都是不同的风格。
    
      区别于三层楼的奇客巴士门店,奇客巴士·驿号称是一家专为女性设计的科技小店。店内所售的产品包括美容、护理、运动健康产品,约有一半的商品与奇客巴士重合。
    
      仅从店面装修风格来看,也能感受到这两家店的区别:以“蓝飞碟”为主题,奇客巴士·驿用了 tiffany 蓝作为主色调。店铺整体呈不规则的带弧度的四边形。正门一侧是带有弧度的转角,另一侧是一个有弧度的入口,它四周没有围墙,而是以蓝色板材整齐竖向排列而成,板材之间的空隙造成了视觉上的延伸效果,同时又能透出光线。位于中心位置的主操作台的正上方,是一个大型的圆形 LED 灯,灯的四周环绕着八面自带光圈的圆形镜子,是个可以用来补妆、自拍的场所。
 
 





 
     这些风格各异的奇客巴士店铺其实是出自同一位设计师之手。
    
     它的设计者张杺于 2013 年创办了个人工作室帮浦设计。在设计奇客巴士之前,他做过西湖边的法式餐厅北山十号 Carbon,为百草味设计过总部办公室,设计过杭州利星百货的最天使书城。早在十几年前,张杺就以顾问的身份为银泰百货和杭州大厦设计了 logo 及 VI 系统。
    
     对于张杺来说,奇客巴士是他第一次为一家科技零售店铺做设计。尽管如此,长期以来多元化的设计经验让他迅速找到了奇客巴士的设计核心:它要更开放,能够触摸、感受和体验。
    
    “但就整个科技零售领域来说,可以借鉴的并不多”,张杺说,“苹果店是个好例子,但它的形象太高大上了,离普通消费者有点远。老式的电脑城呢,又摆脱不了低端的形象”。


 


   
      张杺关注商业空间的坪效,他认为好的商业空间一定是高利用率的,最好能在“30 米开外就吸引人流”。这种对于商业空间设计的认知,来自于他二十多年的商业零售经验。
    
     1994 年,刚刚毕业没多久的张杺开始进入到零售领域。他接触到的第一个项目便是在上海南京西路泰兴路路口的摩士达百货。当时,这家楼层低矮的商场伴随着“摩士达!摩士达!摩士达!”的电视广告语横空出世,它售卖各种少女小物,还有一层专门卖文具的区域,可以买到台湾校园商品,红极一时。
    
     在 90 年代末期,南京西路的梅泰恒开创了新的以购物中心为主导的商业零售时代之后,摩士达渐渐没落,在 2000 年前后彻底告别了南京西路。
    
     “那时候我们把它通称为日式百货,也就是传统的玻璃柜台式”,张杺回忆。在 90 年代初期,还是以上海第一百货商店为代表的传统的国营企业为主。像是摩士达、太平洋、第一八佰伴这样的日式(台式)百货进驻,带来了百货业界的新气象。
    
     在摩士达干了两年之后,张杺去了徐家汇的太平洋百货。到了 1998 年,他加入银泰,成为特聘的八个原始筹备人之一,负责企划和美工设计。
   
     张杺为银泰百货设计了 logo 和 VI 系统,这让他在杭州的百货圈子里有了一些名气。2000 年,他被杭州大厦挖走,给了他设计企划总监的职位,他先是为正在重新调整期间的杭州大厦设计了一套 VI 系统和 logo,后来又经历了杭州大厦“开了又封、封了有开,一直在摸索到底是开放式还是封闭式更好的过程”,并参与了杭州大厦的 A、B 座改造。
    
     看着杭州大厦在过去的 20 多年间从 A 座发展成了现在 30 万平米的大型城市综合体,张杺发现,“以前的商场是阶层化的,不可触碰的。现在都在强调开放式、可触碰的”,对商业照明、新材料应用以及艺术化的表现的重视,也是时兴的大型商业零售空间的设计趋势。
    
     不过,张杺并没有在杭州大厦设计企划总监这个职位上停留多久,他早早地选择跳出了百货圈子,成为一名涉猎更多的自由职业者,同时兼任杭州大厦的顾问工作。2013 年,杭州解百收购了杭州大厦的大部分股权,原本由杭州解百、杭州大厦、银泰主导的杭州百货格局被改变。同年,张杺自立门户创办了帮浦设计。
 



     靠着在杭州商圈的名声,做为自由职业者的张杺积累起了最早的一批客户,这也是他从平面转向三维空间的开始。
    
     2001 年,他设计了位于望湖宾馆旁的维莎名流咖啡厅。他大刀阔斧地把两层老楼改造成了全通透的玻璃结构,在当时看来颇为超前。2003 年,他又操刀了湖滨名品街上的芭罗莎酒吧,这是杭州第一个直接面对西湖的酒吧。
    
     “有人找上门,就接了”,张杺认为做平面的时候积累下来对于黄金比例、留白、节奏、细节的把握,能够很自然地应用在空间设计中。而能否在一个空间中布置一个功能性的平面,如何让这个空间更美、更人性化,是设计师八成的基本功力所在。剩下的两成,来自设计师才情和喜好,是“个人化的东西”。
     
     然而,他在做了十几年的商业设计之后,才琢磨起自己创办设计工作室的事情。“在 2000 年初期,空间设计根本不算是正经的工作。最开始的时候,中国的室内设计都不算是一个职业,好多都是建筑设计院的附带品,有的空间设计也是境外的参与”,张杺说。
    
     “那个时候我做一套 VI 系统就有 10 万、20 万,我觉得挺赚钱的。但后来看到很多做空间设计的都起来了,我开始觉得做空间设计也是有价值的”。


 
 
     真正让张杺以空间设计师的身份站稳脚跟的,是他在成立帮浦设计之后所做的北山十号法式餐厅。
    
     这家位于西湖边北山路十号的 Carbon 法餐厅就位于蒋经国故居旁边,它原本是民国时期的一栋老别墅,有着正对着断桥的绝佳观景位置。
    
     改造后,它店面沿街,但却仿佛与西湖熙熙攘攘的人群隔绝:从沿街的入口走进去,一道狭长的巷子到底。然后打开右手侧的门,店内的青砖墙混合灰水泥勾勒出了工业风,搭配复古饰品和大厅里悬浮的藤本植物更增添了一丝灵动,从靠窗的位置望出去,可以直接看到断桥和西湖。
 




 
      北山十号之后,张杺为速珂电动做了门店,设计了孕妇健康管理中心幸孕壹佰。在今年,他还为城西银泰城设计了地下一楼近 4000 平米的公共空间,并在内加入了 loft 格局。接下来,张杺还将为杭州国美大厦的 U 乐城做外立面和整体改造,据他的说法,这会是一个“年轻的、有趣的、新奇好玩的”空间。
    
      用商业空间设计师来形容张杺,或许能简单直接地概括他当下的经历。尽管设计的范围十分广泛,但他的设计也都无一例外地是在面向大众构造消费场景。在这一系列的探索中,他渐渐形成了自己对于商业空间的判断。
     
      “对于面向普罗大众的零售空间,具有哲学思考的抽象主义还是慎用为好。形而上学的构成并不能在短时间内和消费者产生共鸣……大家都很累,没有那么多思考人生的时间。直观的、有趣味的、或意向的、亲和的,被尊重的,才是零售空间设计思维。”
    
      他强调一种平衡感,一种在很高的空间利用率之下,有序的收纳、轻重、层次、疏远的关系。他还觉得设计对于商业零售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首先,只有在同等的竞争条件之下,设计才会是一个附加值。再往上讲,这种“颜值”一定要是真正考虑人性的,对甲方有利的。
    
      谈到具体的商业空间设计,张杺觉得杭州啊嗯设计的服装概念店黑壳做的不错,“它很有概念,但它是艺术家思维”。反观无印良品,张杺认为它有很强的逻辑性和科学性,“它的陈列很厉害,所有笔的笔头都是朝着同一个方向”。他认同成都太古里是“相当不错”的大型商业综合体的设计案例,上海 K11 把艺术欣赏、人文体验、自然环保结合的尝试,也令它极具活力。
 


 
       趣味性和参与感是张杺衡量商业空间的重要标准之一,他关心大多数人在空间里的状态,是否觉得舒服、自然。他主张最简空间和最大实用的结合,厌恶过度设计,也不介意被认为作品没有“风格”。
    
       在他看来,商业设计师不应该是个艺术家,“你做的设计不是给设计师看的”,张杺说。
 
    
 

对话

More

李论

熊猫资本合伙人

无人便利货架的春天

戴汨

愉悦资本创始合伙人

好CEO就是“老炮会算

沙龙

More

中国秋季互联网+产业升级

活动日历